「二零一六第一醉」
Yong喝醉了,像一個失心瘋的小孩,向地面無力撐著長把傘不停地說,我還好。蠢得一直在打電話,打電話,罵著許久未見的朋友,罵著,手機不知道掉了多少次。不停地扒著車窗開著上鎖的車門,橫躺在後座,不幸的是我也在後座。像在剛啟動的公車裏行走,一步左一步右,一步停一步走。走到家門口還要愣兩聲,拉著路邊的粗鐵絲就不停地打轉。車少人少的夜晚,我沒注意到天上是否有星星,滿腦子是電影的結局,一步一步扶著他向前走去。
後來他的開瓶器 長把傘和他一起待在了通向八樓的電梯裡。
明早難捱。

评论

© Ezira / Powered by LOFTER